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動態

月嫂的工資為什么那么高?

2016/3/11 10:42:45點擊:
月嫂的工資為什么那么高?


    都市總是有傳說。最新的一個是關于月嫂的“天價工資”。
    只是抱抱孩子、管管產婦,一個月就能拿到八九千元,乃至萬余元的收入,秒殺社會上的大部分


職業。難怪有人說,當白領不如做月嫂,做生意不如做月嫂,讀個大學還不如直接進家政公司來得收


入高。
    我曾經也覺得這是“天價”,還曾說過“有天找不到工作就去當月嫂”的玩笑話。直到,我跟一


個月嫂朝夕相處了一個月之久。
    月嫂t,50來歲,穿著時髦。來到我家以后,第一件事情是換了身棉布睡衣,以及一雙嶄新的拖鞋


。她說,做月嫂難免要接觸臟的東西,所以好衣服不能穿,棉布的最好換洗;首飾以及衣服上的裝飾


物容易磕著寶寶,也不能戴;化妝品對寶寶不好,不能用;至于拖鞋,很多人家都會忘了給月嫂準備


,她就自己帶,而且每單生意都買雙新的,省得人家嫌臟。幾分鐘里,她蛻去了光鮮亮麗的形象,變


成了一個樸素的中年婦人。
    剖腹產后,產婦躺在床上不能動,事事都要靠月嫂幫忙。小到吃粥、喝水,大到擦身、上廁所,


全是月嫂的責任。前者不過是個慢工夫,一調羹一調羹地喂,每喂一口都得擦擦嘴,一碗稀飯大約要


喂半個小時;后者才是對月嫂的真正考驗,不能嫌臟,不能嫌臭,產婦再重也得扶著走。說是月嫂,


其實干得跟重癥看護的活兒差不多,幸好三五天后就能輕松點。至于照顧孩子,雖是車輕路熟,到底


是一把屎一把尿地照料。有一次,給孩子擦身時,孩子突然尿了她一臉,她也就笑笑,拿毛巾擦干了



    以上這些,在許多人眼里恐怕還不算什么,這也并不是月嫂高工資的真正原因,月嫂需要付出的


代價另有其事———剛剛出生的小嬰兒,對白天黑夜沒有概念,想吃就吃,想拉就拉。只要孩子的哭


聲響起來了,月嫂就得起來忙碌。先是讓孩子喝奶,半個小時喝完奶就開始拍嗝,孩子吃完奶不到一


小時就要開始拉,月嫂又要起來,先把臟的尿不濕拆下扔掉,再把嬰兒屁股洗干凈,拍上粉,擦上護


臀霜,包上干凈的尿不濕。忙完了睡下半個小時,孩子又餓了……
    每天晚上,月嫂不只睡眠不足,有限的睡眠還被拆成了半個小時左右的一段一段,很難進入到深


睡眠里。這種情況,比上什么夜班的都辛苦。如果硬要比,只能類比上大夜班的醫生護士。醫務人員


值完了班以后還能補眠,月嫂卻沒有這樣的機會。到了白天,她照樣得忙忙碌碌……
    月嫂t告訴過我,她認識的所有月嫂,她們自己的孩子肯定是兒子。因為她們要給兒子娶媳婦、造


房子,家里經濟壓力比較大,生女兒的人沒有這方面的壓力,吃不了苦就放棄了。也因為這個,只要


月嫂有轉行的機會就會走(比如帶某個孩子受到認可,孩子的父母邀請月嫂長住家里當一兩年育兒嫂


,收入大約是月嫂的2/3),公司不得不規定,月嫂在一戶人家待的時間不能超過3個月。她還告訴我


,由于睡眠長期不規律,內分泌失調,她們公司所有的月嫂都比普通女人提早好幾年絕經。
    工作期間,除了缺乏睡眠、不能穿漂亮的衣服外,月嫂還不能逛街,不能隨便出門,不能看電視


,不能跟自己的朋友來往,在21世紀過著中世紀的生活。月嫂t每天歇下來的時候,經常會拍著孩子望


窗外,看外面跳廣場舞的人,誰又穿了件新衣服,誰和誰在說悄悄話,誰和誰慪氣拌了嘴……雖然有


手機,除了每天給老公、兒子打個電話,她很少用它,最多是放首她喜歡的歌來聽。選擇了做月嫂,


其實就是選擇了一種與眾不同的生活方式。
    還有一件大部分人沒有留意到的事情是,月嫂只是“月工資”高而已,這份工資并不能直接乘以


12來計算年薪。即使在目前生意紅火、不愁找不到下家的情況下,每兩單生意之間至少要留出半個月


的空檔。一是因為生孩子的事沒個準數,有的產婦會跟預產期偏出一兩個星期;二是在這樣忙碌了一


個月后,月嫂也的確需要調整身心,回家住上幾天,跟丈夫、子女說說話。正因為這個原因,月嫂們


普遍不肯接春節期間的生意,即使那周能拿到兩三倍的工資和紅包。在別人萬家團聚的日子里,自己


形只影單在外,那種感覺實在太讓人難受了。可是,也有“運氣不好”的有時候,月嫂t曾經遇到過一


個顧客,當初簽約時說預產期在元宵節后,孩子卻早產了半個月,她不得不在正月初二告別家人,趕


到主顧家里去工作。假如按照每年做足8個月來算,高到“天價”的月嫂工資,也不過相當于一年能做


滿12個月的人五六千元的月收入而已。
    月嫂t考慮過轉行。她有一點積蓄,除了重建家里的房子,還夠做一門小生意。有人建議她開家專


門給嬰兒做按摩的養生館,她不知道前景怎樣,下不了決心。不過,無論怎樣,她打算兒子成家立業


后,就不做月嫂了。“即使是在附近廠里上上班也好的,工資低點沒關系。住自家的房子,自己種菜


吃,一個月用不了多少生活費。”
    離開的那天,月嫂t給我的寶寶拍了張照片,作個念想。她給我看過手機里一個個寶寶的照片,那


是她的辛苦成果,也是她的驕傲所在。雖然,在那一個月后,她通常不會再見到他們。月嫂t是第二次


到我們小區來工作。來的那天,她給同住在這個小區里的老主顧打了個電話,希望對方能帶孩子來給


她看一眼。但直到一個月后她離開,主顧也沒出現。
    那天,月嫂t重新穿上了漂亮的衣服,輕輕在寶寶臉上親了親,轉身離去。

北京塞车开奖视频